花开花落,不误读诗

flower.jpg

睡前看书时,看到一首诗:

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
唯余一朵在,明日定随风。

一读就感觉不错。查阅一下,发现是唐代诗人陈知玄《五岁咏花》,也就是说诗人五岁时所作的诗,我简直不敢相信,五岁时居然能做出如此简单明了却有意境的诗作。

我配了一幅图,在微信朋友圈上分享给朋友们。

一大早,我好久不联系的大学宿舍同学发来信息:

最后一句,依旧笑春风?

那就成了:

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
唯余一朵在,依旧笑春风。

改动一句,意境从“看空”变得阳光积极了。大有一种从佛家到儒家的转变。

上午,我初中的语文老师又发来信息:

我想说,骨朵避叶下,雨后傲苍穹。

即:

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
骨朵避叶下,雨后傲苍穹。

这一改,与老师多姿多彩的退休生活遥相呼应。

网上还有一个演绎版本,唐朝龙牙禅师(未考证):

朝看花开满树红,暮看花落树还空。
若将花比人间事,花与人间事一同。

禅意满满。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无论花开花落,不误读诗,更有我的老师和同学与我一起欣赏诗作,这便是极好的。

11条评论

  1. 古代的小孩子,在大人们的熏陶下,五岁写诗,并不是不可想象的事。要知道当时没有电脑没有手机,交通不便,或许一辈子都出不了村,到了傍晚天就黑了。漫漫长夜,也未必有油灯可以点。四野荒寂,月朗虫鸣,其时回想起白日里大人们吟诗作对的场景,一个晚上就推敲研习二十个字的五言绝句,未必需要识字,就算当顺口溜,只要朗朗上口,音韵自然合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杜甫在《装游》中就自况:“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不必以现代人的场景去推求揣测古人,毕竟唐朝那种全民以诗为最高荣誉甚至以诗取士的价值观,未必是现代人能理解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