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宁静的乡村之夜

此刻,我正坐在老家的三楼。仿佛这世界里只有我,因为我听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除了我在敲击键盘的声音。

想起昨晚的事情。好友驱车从他家过来我老家,上一次他过来是16年前。在稍冷的夜晚里,我把他拉到门前的田地边,关掉了能关掉的灯光,我们静心环顾村子里四周。

月初的夜,抬头能看到稀疏的星星。除此之外,远处偶尔有人家的灯光,这少量的灯光简直被黑夜吞噬,人工灯光的强度实在不够打破夜的漆黑。

细心聆听,也几乎听不到任何其它声音,包括昆虫和青蛙之类的动物声音都没有,毕竟这是冬季之末,初春乍暖还寒。我细声对好友讲:这乡间的夜是真的黑,是真的静。

在繁华的城市里待久了,国内的国外的,我已经太厌烦城市里夜晚难以躲避的灯光和车声人声。那种喧闹的确热闹,但也令我偶尔怀念老家乡村的夜,那是真的黑,真的静。

也许,乡亲们还是会羡慕住在城市里,那种繁华在他们看来是文明的进步,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他们难以体会到城市里的喧闹才使得乡间的宁静更为珍贵,这是乡村没有工业发展的带来的优质副产品。

此刻,我也在珍惜这难得的宁静,但我实在难以细细品味这份宁静,不是我心不静,而是在这样黑这样静的夜里,嗜睡虫早已进驻我的大脑。

平时,不到12点我都没有睡意。而此刻,我什么都不想干,只想睡觉。

2018年2月19日23时22分于老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