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无底限

更新(2016年4月18日):

网红papi酱遭广电总局封杀,有视频平台收到广电总局通知,要求将《papi酱》系列作品下线,原因为“以直接、暗示、唇语等方式表述粗口、侮辱性语言内容较多”。——这封杀与土木坛子无关……

papi-disgusting

也许,是我真的年纪大了,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有一天,忽然看到有人说Papi酱这么一个名字,然后去搜索,才发现她是一个拍短片走红的网络红人。我大概看了她的几个视频,很难说我会喜欢上这样的视频。

我忽然悟出这么一个理:这年头要出名赚大钱,就要像Papi酱这样的女子,长相尚可,敢于爆粗口,自黑与黑人,时不时竖中指,本着娱乐至死的劲儿无底限地玩低俗。

通常我是不说脏话。可是现在连电视报纸上都开始出现脏话。比如,《奇葩说》里面就充满了污秽语,以及“牛逼”“屌丝”这样的词语——不过播出的时候被静音和遮盖了字幕而已。

在我看来,“逼”怎么读都是女性生殖器官的发音。“屌丝”中“屌”则更毫无遮拦地表明这是男性生殖器。公开地念叨男女性生殖器官的名称,这很难说是一种有教养的表现。

无论国内国外,主流的媒体都不应该允许这样的词语出现,英国这边的报纸上刊登读者发来的短信时,最多也是出现F***用星号遮挡的词语。

不过,你如果不喜欢Papi酱,也不必瞧不起这号人物,还就有很多人买Papi酱的单。

不知道是世道变了,还是我真的老了。

低俗无底限》有68个想法

  1. Shrek

    就像逼格一样,只是把恶俗的词美化了再使用,不知道这些词是怎样被那些心理上有某些倾向的人发明的,然后竟然一下子引爆了心理同样有这些倾向的、本没有这些倾向觉得有必要有这方面倾向的人去学习使用,没办法,人家都用你不用就显得没有逼格了。

    回复
  2. 博文公爵

    1.一代人一代人催着这个世道的更迭!
    就像我的教练说:“在我上大学的时候,都还没听过‘健身房’这个名词。现在你看,健身房里大部分都是学生了。”
    2.使人落伍的从来不是年龄,而是工具。80后不会用电脑照样OUT,60后天天分享动态,可以活得多姿多彩!所以大哥你驰骋网络这么多年,不用担心自己老了!有些现象我觉得吧,接不接受取决于自己的性格和观念,先了解了就好!

    回复
  3. Betty

    1,不知道为什么,看了这篇文,对土木兄竟然有了点失望之感……

    想来,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多元化和多样性的——你认为不可取的,但别人认为有价值,也如同你认为有价值的,却可能在别人眼里不过屎一坨

    然而Papi酱这类人的东西,他们有强迫你去看吗? 他们有要求你接受他们的观念吗?而且你给我的感觉,你是拘泥于她表达的方式,却忽略她想表达的东西?

    话说Papi酱的东西我就看过一个,就是近期那个酒店女孩被拖拽之后,Papi酱出了一个视频,我就看了那个,觉得还是有道理。其余的也没想要去看,主要本身就对这种没什么兴趣吧。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每个人都有不同视角,看法啦价值观这种,求同存异就好。然而一句“不知道是世道变了,还是我真的老了。”,证明你觉不合理,于是就不应该存在。

    2,就像追星,我无法理解那些追星族是怎么想的,但我不会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对,他们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喜好而已。对于那些推崇Papi酱的,也基本能套用这个路数?

    3,鉴于你是学术人士,我特地去翻了新华字典之后再来留言。
    ‘“逼”怎么读都是女性生殖器官的发音’这句话不严谨,字典里说,“逼”是旧时代女性阴道入口的俗称。
    入口是入口,与生殖器什么关系?子宫是生殖器,阴道只是性器官,更何况说的还只是阴道入口,也就部位的意思了。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贝姐息怒。我怎么感觉我在你眼中,像一个久经考验的贞妇,突然一夜之间变成了失足女一样呢?那就早失足吧,破了你心中的幻影。

      我改变我能改变的,接受我不能改变的。纵然不能改变,敬鬼神而远之即可。

      回复
      1. Betty

        怒?这一点你哪儿看出来的?

        我是在替你扼腕叹息,你的心是拿来操心巴拿马事件和奶粉的,怎么能再让papi酱的事儿让你操劳过度啊,我那叫一个心疼,失足男青年你下次可要站稳了。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我发现这篇牢骚文简直就是“引蛇出洞”,我写完才发现得罪了很多人。因为大家对这些我认为的脏话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出口成章。也许我的环境比较单纯,我就是不习惯这样的公开使用–虽然无可奈何,这里也是记录一下,牢骚一下,博客好歹也算我的自留地盘。

  4. 忘想

    坛子兄,也许我们可以换个想法说,是不是我们应该在猜测,新一代的娱乐产业化终于来临来,只要你敢想敢show ! 教书里所授的忍辱负重算得了什么?看,现在的年轻人能忍人所不能忍,还能坚持到开节目演于众人前,这需要多大的胆识啊!大家鼓掌!

    回复
  5. 李阳博客

    时代的步伐吧,记得我上学的时候到初中才接触到了一些污秽之语,但也只是平常人的【日、卧槽】后面接对方亲戚的。但是当时也很少说,毕竟初中生有逆反心理,慢慢的也就成了口头禅,直到高中也没有养成出口成脏的习惯,顶多愤怒的时候说几句。

    自从接触游戏后,脏话的数量已经内容就很多了,毕竟大家都在网上互相骂,互相学习怎么骂。大学已经工作以后随着压力的上升和对社会的不满,脏话显然会更多频率的出现,从明星到普通老百姓,从当官的到从商的人人都会用脏话来泄愤。

    所以曾经以为书籍和报纸没有脏话,现在也都频频出现。不过至少在长辈面前我是不会说脏话的。关于该说不该说,想必已经有结论了。

    比较全国甚至全世界绝大多部分人都在使用脏话来泄愤,对吗?出于尊重,父母、长辈、手足兄弟与领导面前不说就足够了。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交往,难免出现摩擦与分歧。

    回复
  6. 大致

    什么酱的没兴趣。反正娱乐+快餐的时代,明年的这个时候就不会有人记得她了。
    可能你太看重电视和报纸的“公众性”、“权威性”了。我个人是不觉得表达有什么问题。低俗的表达也是表达,粗口是生活的一部分。

    回复
  7. 归去来兮

    个人觉得低俗信息现在之所以这么泛滥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结于网络游戏的发展,游戏中的玩家很容易爆出粗口引起骂战,长时间的游戏又将个人在游戏中的情绪带到现实生活中,这部分人又在论坛和社交网站上活跃,进而带来一连串的反应。

    感觉坛子前辈所举的例子并不是很恰到好处。

    天朝的主流媒体大概也是不太敢使用低俗语言的,奇葩说再怎么火爆也只是一个网络自制节目,播出平台也仅限于爱奇艺,而且文中也说了播出时也稍微做了处理,“牛*”和“F***”在表形式上区别不是很大吧。

    这样看来现在天朝极力宣传主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是很有必要的。只不过是我们变得越来越浮躁了

    回复
  8. 勺子

    奇葩说又是什么?Papi酱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你不是看我微信中提到才。。。的吧),我知道她是因为罗辑思维最近的一期节目专门在讲这个,她现在变成了一个大IP,炒得火热。。。

    回复
  9. 方室网志

    什么papi酱的,不知道是什么鬼。也不知道奇葩说是什么鬼。
    当一切都没有了权威性和卫道士功能,现在没有下限的东西也就没啥吸引力了。

    回复
  10. 大袋鼠

    都说papi酱火,可我很少听到她的动静。
    他们这类网红要迎合的是找低级乐子的那些人。
    口味不同,各家吃各家的饭,别人吃得开心也不好多说什么。
    反正我又不是他们的受众。

    回复
  11. 只是个人审美(不知这样说是否恰当)的问题吧,无关年纪,Papi是从逻辑思维风投那里得知,就随便找了个看(好像说的男女关系),看了几分钟就知道不合自己口味…

    回复
  12. 穹庐

    没办法,农村和城乡结合部的网络环境越来越好,文化层次低的、素质低的人买部手机就能上网了,你没看现在上网人员的学历构成表么?大专以及以上学历的上网人员已经被稀释到20%了。

    想在这种庞大的低俗、反智、无脑群体窝里扒食,就要表演些他们能接受的东西,本质上我国人审美比起欧美,差别可能不止三代人的距离。

    回复
  13. yyyyyyyhb

    是时代在变啦,至少在我们这一代根本不算什么,也许是因为天朝的道德教育太过分反而让我们不怎么在意一些传统的礼仪了,至少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
    其次也不能从一个词语中的一个字来释义整个词吧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