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葬礼

昨天我穿得比较正式,因为要参加一个很特殊的葬礼,也是我第一次参加西方的葬礼。

逝者是一位七八个月的胎儿,一个小女婴,未出生就失去了生命。无论对于谁,这都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

主人要求不要带花,但欢迎捐赠指定的慈善机构(帮过他们的医院)。葬礼地点在郊区的火葬场。到达目的地后,并没有令人阴森的感觉,就跟普通教堂一样。

整个仪式程序,是由类似于神父一样的司仪人员负责。像教堂一样的大厅中间,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放有逝者的小盒子,两边摆放着像布娃娃的鲜花,上有逝者的名字。参加葬礼的人坐在大厅中的椅子上,椅子上有一张小卡片,上面有亲人写给逝者的话语。一切有如在教堂里做礼拜。

葬礼的设计可能比较简单。葬礼主持人首先介绍葬礼的基本情况,用《圣经》中的个别片断,阐释死亡的意义:死亡不是终结,而是去了天堂,与亲人的联系永在,云云。之后,最亲的人代表发表一点话语,回忆怀在肚子里的孩子曾经带来家人的欢乐与希望……

然后,全体静默地听一段哀悼的音乐。最后主持人和工作人员将骨灰盒放在小角落里,在《圣经》的话语中,角落两边的幕布徐徐围上,象征着告别……

整个葬礼基本结束。末了,葬礼工作人员和当事亲人走到门口,和来宾拥抱告别。看着亲人伤心的样子,我不知说什么好。

结束以后,主人告之在招待处有茶水、咖啡和蛋糕,于是去那里小坐一会,大家互相聊了一下。等呼叫的出租车来了以后,我们也就和当事人告别了。

从知道这件事情开始,我就感到很震惊,叹息这么一件不幸的事情,一切来得太突然。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发尊重生命。十月怀胎本不容易,生下来到达这个世界后,成长的每一个过程,都不只是一个人的事情,有家人、有亲人、有朋友。即使是这么一位小小的胎儿,在妈妈的肚子里也已经带来了欢乐与希望。

每一个生命都有终点,但只有来的是时候,去的是时候,所谓生有时,死有时,才是自然之道。可惜,现在小胎儿不幸地停止了心跳,未出生就已死亡,为之举行葬礼,应该有体面的葬礼,也值得祭奠,因为这也是一个生命。我认为这是对生命的敬重,对人的尊重,这是文明社会的基石。

愿这可怜的孩子在天堂安息。

Posted on Steemit.com

《特殊的葬礼》上有41条评论

  1. 在我的祖国,计算岁数的时候通常习惯在出生年月的基础上+1,一般说这是虚岁,其实不然,更准确的说法是孩子出生前在母亲的肚子里就是有了生命的,到出生就1岁了。

    1. 但问题是具体哪天开始的也不知道,所以只有用“生日”来计算了。
      我这里是感叹,我们应该对生命敬畏。而,某些地方,人流如此普遍,就是对生命不敬畏。

    2. 虚岁,精子离开父亲身体,与母亲体内的卵子结合之时算起。所以,中国古代文化的智慧也是杠杠滴。

      1. 某些国家包含了某个国家。话说回来,这些尊重还是要建立上物质基础上的,就像看了你的家乡的那些状况和我们云南那些差不多,只有你走过去了才知道原来那才叫贫困,在贫困地区,只要饥饿和疾病能避免就是生活了。我

          1. “吃死婴” 是多年前国内一个艺术家的行为艺术,照片里是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个死婴作啃头状。
            针对这张照片,大陆网民诬传为“台湾富商到大陆吃婴儿”、港台人又诬传为“大陆人毫无人性吃婴儿”
            反正充斥着猎奇与丑化,互相用来做地域攻击,真相是什么彼此都不在乎

    1. 这件事使我想起了那些对待流产不当回事的人和现象,我当年对流产这件事也看得很轻——虽然我没有经历过。显然,现在我的看法改变了。

  2. 一个生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别人能说什么,尤其是在自主流产和引产的国度。我觉得这种也办葬礼,未免情绪扩大化了。不过,死胎被郑重地安葬,这一点挺值得借鉴。

Royspa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