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某博客主的一次访谈

以下内容是土木坛子和棉裤博客主的一次访谈,公布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0. 我是棉裤博主,我的博客主要是关注一些个人独立博客,知名或草根博主都是我未来的采访对象。最近一段时间,我想采访一下您,之前也曾阅读过您的博客,得知您也独立博客圈中的知名人物,还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接受我的邮件采访,感谢您!

土木坛子:自从你在我的博客上留言后,我就拜读过你的博客,所以对于你的想法有所了解。至于我,知名人物谈不上了,我也没有想当知名人物,互联网上比土木坛子优秀的博客其实有很多~你说“采访”我,我就把它当作一次交流吧,也讲讲我的想法。感谢你给我这么一个机会。

1. 你的个人信息,可以公开但还没有公开的,比如您的职业,目前在哪里?婚否?学历等等一切可公开且还没有在自己博客里公开的资料。

土木坛子:我在博客里透露过我的个人生活。和许多博客主一样,我是一名学生,一名还未毕业的博士研究生,目前在欧洲比利时根特大学从事水泥方面的研究,国外的博士研究已经算一种工作了——毕竟开工资。婚姻状态?孩子都好几岁了。这些资料在国外属于个人隐私,但我觉得只要没有什么潜在的风险,公开也无妨,我相信真诚。

2. 当初您为什么要写博客?是哪年的事情了?是什么原因让您写博客写了这么久?中途有没有遇到过要放弃博客的想法?是怎么解决的?

土木坛子:2006年我开始在搜狐博客写日志,那时候没有什么概念,只把博客当作一种公开日记的形式,写的不是很认真,属于流水账式的。我就是想写下点自己觉得值得记录的内容,而网络这种开放形式,注定写下来的东西:只要有用,会帮助到很多人,而且我一次写作,以后一劳永逸地帮助着别人。写博客也能促使自己思考,扩宽自己的思考范围,没有输入就没有输出,也因此,在我的几大分类中我几乎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这些东西也见证我们成长的这个时代,换句话说,假如有人把TA文革时期的日记公开出版,那我们就不是对那段历史一片茫然,这是当然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们现在的这个时代同样不是最好的时代,官方媒体记录下来的东西肯定不全面,所以我作为个人,把我的成长经历、所见所想,记录下来。其它的就留与以后说。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国内的网络上写东西,会有审查的过程。这些过程非常不爽,明明没有一点问题的东西,也会莫名其妙地不能公开。我对我写的东西负责任,我当然不愿面对这种事情,到国外后,开始使用Google BlogSpot,可是发现这玩意被墙了。让国内的朋友无法看到,我自然要想办法解决。后来用反代理技术实现了国内能访问,不过我还是自己买了主机和域名等,实现了博客在形式上的彻底独立:一切由自己掌控。

在这些过程中,我一直没有放弃写博客,在独立博客的过程中知道了网站的建立是怎么一回事,知道SEO(虽然没有研究过)是什么东西,知道AdSense广告赚钱是怎么回事,这些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也相识了不少优秀的博客主,比如勺子歪歪马光、张无计、民工、望月、晴耕雨讀志等。当然,深入的网络技术我还是不懂,所以博客也被人黑过。但我不打算过多的钻研这些东西,写好博客的内容更为重要。

3. 看你的博客,知道你曾经在博客上挂过Google AdSense的广告,貌似收入不太理想,请问您挂广告只是想尝试一下看看博客是否具备盈利的属性还是另有其它原因?就目前的形式来看,以你的看法,博客盈利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土木坛子:我当初挂AdSense广告,是想知道这玩意儿能赚多么钱?更想亲自验证江湖中传言:谷歌在每个账户将要到达100美元提款额时,就会强行封账号。从我的经验来看,AdSense对于普通博客的确带不来看得上眼的收入,虽然我也收到两回款了,但这些广告款基本上来自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流量。Google是一家很讲诚信的公司,谣言不攻自破。

后来我发现可以用这点广告收入来资助我自己的小学母校,让这件事变得有意义一些。

我依然不看好独立博客的盈利能力,用张无计的话来说,用博客的广告赚钱,还不如回家养猪赚钱。从博客现在的流行程度也可以看出来,它肯定不能赚大钱,至少从挂AdSense广告的形式很难实现。中文博客中能出多少个月光博客呢?

4. 通过阅读你的博客,知道你是个老博主了,看到太多的独立博客生生死死,并且知道你是保持对博客商业化中立的态度,所以想知道你对独立博客的定义,是否能走上商业化这么一条路,如果你最好的朋友請求你在自己的博客上挂上他的小商品,你会做何决定?

土木坛子:必须说明,独立博客没有死。独立博客是一种网站,网站会死吗?相反,独立博客一般都是自己的域名和网站空间,博客主会更投入一些,它就是一种个人网站。但不是说有独立的域名和空间的博客就是独立博客,DoNews的小欧说得好,没有独立的思考和独立的内容,你写的那不叫独立博客。反观现在所谓的独立博客,不是搞SEO推广的就是弄广告的,再者就是研究博客界面和一些IT资讯小技巧的博客,这些东西都是我所说的形而下的东西。我觉得独立博客上应该多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这个是思想的层面了。

总之,现在真正的独立博客并不多,它也不会死,而将这些独立博客商业化不现实。在自己的博客上挂上小商品,这个得看小商品是不是物有所值,不能欺骗自己的读者。我们都希望别人诚信,我觉得更应该从自己做起,博客也不开外。

5. 请问你是如何看待前几年,DoNews创始人当年的博主刘韧的博客独家冠名权被购买的这个博客广告冠名权的商业模式的?

土木坛子:这个事情我不太了解。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不会太多,只能算个例,一个人的博客值得某个商家高价冠名,TA干其它的事情也一样能赚钱,所以这种商业模式就算可行,也不会大众化。不是每个人都是高手。

6. 既然你说博客是用来玩的,对于一大部分人来说,游戏也是用来玩的,可是却有很多人利用游戏赚得盆满钵满,你会怎么解释这个事情?

土木坛子:我不玩游戏,也不懂你所说的通过游戏赚钱的事。可能是游戏让人愉悦了,所以人们愿意花钱了。而博客这种东西谈不上能像游戏一样让人愉悦,有的让人陷入思考,还让人痛苦了。

对于我来说,我通过博客提供信息和思考,我觉得我在帮助别人,这种无地理空间限制的帮助,会让我觉得很愉悦,这也是我的兴趣。兴趣的事情,可以不必与钱相关。博客能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套用现在流行的成功学,这也是一种成功。赚钱不一定就是成功。贩卖毒品也能赚大钱,但我不认为那是一种成功,相反,毁掉了许多健康的家庭。

7. 在您眼中,博客的付费评论是怎么回事?将来的博主们还能不能把这条路走得更远一些?为什么。

土木坛子:我不懂什么是付费评论,是不是软文的一种?如果是这样,还是那句话,你的软文是不是提供了价值?就像广告一样,世上本无广告,广告不过是放错了地方的信息。所以付费评论能否走远,要看付费评论本身是不是有价值,软与硬,都是一种形式。

8. 您对卢松松博客的成名有什么自己独特的看法呢?

土木坛子:我与卢兄这个人有接触,还不错,比如肚量。博客成名?我对成名没有期望。成名了不一定就是好事。他对IT独立博客的坚持,和提供一些浅显易懂的信息,对一些初入门的博客主有正面作用。我当年也看过他的日志。

不过,我不太喜欢那些在他的日志下面纯粹为了留言而留言的现象。博客这片净土不需要这样的现象。当然,卢兄成名也一部分原因是依靠了评论。也许正因为如此,他对那些评论才如此宽容。

9. 您觉得36氪与Ifanr是什么看法,它的未来在哪里?它们的区别与相同之处在哪里?

土木坛子:这两者还是博客吗?不过是提供新闻资讯和观点的媒体吧,然后借用了博客程序和形式而已。他们并不一定是靠广告收入来活下去,我觉得他们作为一种媒体形式,应该是通过线下活动等维持收入。而独立博客的金钱投入不必像媒体那么大,如今的主机费用和域名费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是问题。在我看来,他们不是我所认为的独立博客,独立博客更侧重于没有时效性的内容。他们的未来就看能否一如既往地产生优质新闻内容。

10. 科技博客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它与DoNews又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

土木坛子:科技博客在我眼中是一种关注科技内容的网站,观点更像“人”写出来的,更有深度一些,而不像门户那种腔调。DoNews上面的内容更像一种没有独立域名的独立博客,上面的作者写的内容有深度和独特见解。

所以说,独立博客更重要的是内容,是产生内容的那个博客主,是“人”。独立博客不过是一种比较适合这个“人”表达TA的内容的形式。

可惜,DoNews现在的更新程度也越来越低了,像KESO的博客也长草了。这反映了博客的衰落趋势,但是,它不会消亡。越少的人写博客的时候,越是写博客的时候。

80 thoughts on “与某博客主的一次访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