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早先我在国内的时候,看新浪新闻。后来看多了以后开始看南方周末,那时还是1.5元人民币一份。出国后南方周末看得少了,就开始看网上的联合早报。

再后来,联合早报网络版不对海外IP用户开放(事实上该媒体的节操也在开始下降),我就看一些其它的网站,比如多维、博讯,以及四大“反华”中文网站。再后来,也看一点Kindle推送的The New York Times.

现在,我基本上不太看新闻,因为没有什么看头,说来说去,还是那些事。从89年到今天,我们有什么本质上的进步吗?没有,所以基本上不需要再看新闻,因为闭着眼睛也能知道这些事情。

南方周末:我们比任何时候更接近梦想

元旦刚过,听说南方周末出了点状况。事情的经过大概了解了一下,让我对这份在中国境内最敢于说真话的报纸肃然起敬。他们能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坚持着自己的办报原则和底线,是如何之不容易。可是,如今连这点底线也无法存在,在所谓文明世界的今天,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法国《费加罗报》说: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某朝某些部门居然禁止这点连批评都算不上的自由,并且在事发后,还不出面正视,并擅自用南方周末的官方微博“以正视听”,甚至“联合早报”和多维新闻网都出现类似的所谓内部消息,撇清某些部门和事件的关联,让我看到的是背后赤裸裸的一个字“利”,某些势力实在是“畅销海外”!只可惜,过而不改,是谓过也。错上加错,错莫大焉。更何况,这种连脚趾头都能明白的事情,又如何能撇清呢?简直与掩耳盗铃有异曲同工之妙。

幸好,我也看到了不少网络和平面媒体从业人士都通过各种形式,既应付了有关部门的淫威,又表达了媒体人士的抗议,这至少说明,正义还是有的,公道还是存在人心的,又或者说,希望还是有的。

我一直觉得说话的自由是必须的东西。每个人要对自己的言论负责任,可以自我审查自己的言论,但发表言论的自由必须保证。也正因为如此,土木坛子的网站服务器、域名注册所有服务都是建立在境外,就是为了这点可怜的自由。

言论自由

无论南方周末是否像当年的《世界经济导报》一样死去,还是继续存活,它都值得让人尊敬。一个连讲真话的媒体都没有的民族不可能得到世人的尊敬,一个说话自由都没有的国度,也不可能实现所谓“伟大复兴”。

你删除得了世界,删除不了尊严。

我信你能修改别人给新年写的献词,我不信你能修改别人给你写的悼词。

南方周末,加油!

南方周末,加油!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上有52条评论

  1. 怜惜

    需要尊严,也需要维护尊严,可是在天朝的工作人员口里,你成了太有才了,我很无助,可是我也期待改变,也想明白了,既然改变不了它,就想法离开它吧!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怜惜: 于个人当然可以选择离开,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样,还是期待有所进步和变化。否则,就算走到了其它地方,国家带来的耻辱依然跟随。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要喝茶不管你的服务器在哪里,只要人在天朝或者要回天朝就可以了。
      土木坛子没有那么出名,估计还轮不上,而且土木坛子也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任,公道自在人心。

      回复
    1. chojemmy

      既然他说了,他就会有这个准备。要是不能说自己想说的,那墙内墙外又有何区别呢?实际的墙不可怕,心中的墙才危险。

      回复
      1. 戴睿可

        我相信这是员工做的,不是新浪官方做的,所以不是营销。原因很简单,新浪官方不敢碰政治红线,以此营销风险大、利益小(新浪博这点‘虚’名有啥用?)。

        其实比这种藏头诗更隐晦的抗争多的是,去年陆四纪念日股市“巧合”一事也曾引起很多猜测:

        http://canyu.org/n51056c6.aspx

        我个人赞同李淼的分析: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276856/answer/14586688

        引用他的话说:

        而以上各点,公募基金是可以轻松做到的。这些基金经理普遍是40岁出头,在人格形成最重要的大学时代,他们所经历的,应当可以为今天的一切“巧合”做出解释。

        回复
  2. chojemmy

    配图犀利,只要能争取公民权利的都应该支持。现在不知道事情发展的怎样的,但是当时南周自己人好像都没要求啥,只是说要党遵守编辑规则。

    回复
  3. 淮海巷

    那些经常在媒体上抛投露面的专家和官员,他们看起来表面糊涂,其实内心是极端的聪明。民间的骂声,他们强烈到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对于官场保命哲学,又能处理的滴水不漏。在手握重权之下,屡屡作些混不留的二流子事情,却拿得住老百姓服服帖帖,让你走也走不了,伟大也很不难。老祖宗传下来的策略,加上跟毛子的混血,现在变异,成了千年老妖。似倾不倾,似倒不倒,谁也说不清能漂多久。但是,不代表人人都会随着他一起破罐子破摔,希望还有,在5%的人中间。

    回复
    1. 土木坛子

      他们也是人,也是会思考的人。其实,就算他们想改变,靠一个官员两个官员的力量也是不够的。最后,就成这个样子了。
      还有,就算换成你、我、他,估计也好不到哪去,如果依然是这样的制度下去。

      回复
    1. 土木坛子 文章作者

      Le Figaro

      费加罗报(Le Figaro)是法国的综合性日报,也是法国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报导立场属中间偏右派。

      《费加罗报》创立于1825年,其报名源自法国剧作家博马舍的政治喜剧《费加罗的婚礼》中的主人公费加罗。费加罗是法国文学传统中的一个倍受人们尊重的文学人物,包括左拉、莫里哀、纪德在内的很多文学大师都以其为主人公进行过创作。通常,《费加罗报》也被认为是法兰西学院的公刊,因为为数众多的法兰西学院院士曾在该报纸上发表作品。该报的报头和座右铭“倘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亦无意义”(Sans la liberté de blâmer, il n’est point d’éloge flatteur)取自《费加罗的婚礼》最后一幕中主人公的独白。

      《费加罗报》隶属于沙克报业集团。该集团在法国和比利时共拥有超过70种法语媒体。其总部位于巴黎。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